十一年的堅持

-方惠瑩姑娘

 

 

 

 

「死去原知萬事空,但悲不見九州同。王師北定中原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。」這首題為《示兒》的詩,是出自南宋愛國詩人陸游的作品。此詩調子沉鬱,感情濃烈澎湃,並且能毫不濫情地表達了對國家的愛和希冀。綜觀全詩充份反映了詩人的愛國情懷,所謂「位卑未敢忘憂國」,詩人所處身的時代,正值國家多難,金人入侵,國家的完整性被瓦解,宋室統治地位正岌岌可危,不知何時才能收拾舊山河。但詩人卻沒有放棄期望,縱使自己這一代不能看見,他仍是期盼那「復興」的日子來到時,不要忘了告訴已逝的英魂。

 

今年支聯會紀念六四遊行,正是以薪火相傳為主題,盼望教育下一代明白歷史真相。雖然不想記憶,但又怎能忘記呢?是的,又十一年了,想到這些年頭中國所走過的路,顯然仍以「穩定壓倒一切」為大原則。同時這幾個月因台灣總統大選,雖在那惡形惡相的總理朱鎔基的咆哮、恐嚇之下,仍是選出有台獨背景的陳水肩為台灣總統,為中國可能有的政治方向,開展了新的一頁。

 

在競選期間,發生了台北市市長馬英九被擲雞蛋事件,只見馬英九雖然好不尷尬,但仍是不亢不卑的表現出容人之量。同樣的事情若發生在大陸領導人身上時,恐怕那滋事者能否活到明天也成疑問。這可能有些誇大其詞,但君不見朱基在出訪法國時,那香港某電視台的記者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;君不見著名的歌手張惠妹因在總統就職禮上獻唱,竟然遭到大陸的封殺。

 

當然又到六四了,這些日子足以掀動中國領導人的每一條神經線,任何風吹草動,均足以令他們坐立不安。那些相關的人一下子聲名大噪起來,尤其是天安門裡被迫「離家出走」的孩子們的母親,彷彿一下子又團結起來,齊齊的走向公安局報失。「十一年了,怎麼我們的孩子仍是下落不明,怎麼攪的......?」這是失糮臚l的母親響亮的投訴聲音。若這案子仍不受理,我相信仍會有很多不罷休的母親。當然不罷休的人中又豈只是母親,將有無數的人堅持和不斷加入,直到水落石出的一日,那一日什麼時候出現?若是到了上墳時,請不要忘了告訴我。

 

回主頁